你从哪里开始计算?含有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刚开始的时候,最好每天碳水化合物保持在50克以下。维特洛克发现他喜欢往更低的地方走。 他说:“我建议只有5%的卡路里来自碳水化合物,而碳水化合物的平均含量通常不到30克。”“所以,我理解为什么人们会感到紧张和恐慌,会想‘我甚至可以吃沙拉吗?’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只跟踪‘净碳水化合物’,即总碳水化合物减去纤维。例如,鳄梨含有12克碳水化合物,但含有10克纤维,这意味着它含有2克净碳水化合物。此外,绿叶蔬菜营养丰富,含有大量纤维,所以你几乎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并保持在极限以下。“ 就蛋白质而言,通常建议生酮运动员将蛋白质设定在每磅瘦肉型体重0.6至1.0克之间,而不是每磅体重。下面是一个例子,说明如何计算体重为180磅、体脂为15%的举重者的蛋白质需要量:
若要長期執行生酮飲食,最大的風險考量是可能引起酮酸症及營養不均衡。先不考慮長期可能造成的安全問題,若要採用生酮飲食,建議要有一段適應期逐漸進入,以減輕類似流感的生酮不適(Keto Flu)症狀,如:倦怠、虛弱、眩暈、頭痛、噁心等。此外,還要注意食物的多樣性,避免攝取過多飽和脂肪。某些特定疾病患者也要特別留意,例如使用降血糖藥物的糖尿病人若要使用生酮飲食,務必事先告知醫師,以避免在降血糖藥及生酮飲食雙重作用下造成低血糖症(hypoglycemia);腎臟病人採取生酮飲食則應避免攝取過多蛋白質以免增加腎臟的負擔。雖然目前有不少人反對生酮飲食,但不可否認在一些臨床實驗中,採取生酮飲食有呈現一些正面結果。最近的研究顯示,酮體裡的β-羥基丁酸具有抑制發炎體(inflammasome)活化的作用,這或許是一些人認為生酮飲食具有抗發炎作用的原因。
人們會認為癌細胞只吃葡萄糖,是根據Warburg 在1956年的發現,他指出正常的細胞會攝取葡萄糖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也就是有氧呼吸),但癌細胞似乎比較喜歡進行無氧呼吸,這樣的現象被稱為Warburg effct。根據這樣的發現有人推論:癌細胞可能因為粒線體受損,無法進行氧化磷酸化反應(有氧呼吸),所以只能用無氧呼吸的方式得到能量。經過了五、六十年後的現在,後面這段推論,根本是一個美力的誤會,已經被證明是錯的了。Warburg effect這個效應可以應用在正子攝影(PET/CT)上。正子攝影就是使用有放射性的葡萄糖,經由點滴打到人體內,受試者必須在檢查前空腹6個小時以上,所以大部分的葡萄糖都會被癌細胞攝取,被癌細胞攝取的葡萄糖釋放出放射線而達到顯影的效果。因此,正子攝影的應用,可以用來偵測腫瘤的活性、癌症治療後的追蹤,或是當作健康檢查以偵測癌症。
  其實以生酮飲食治療癲癇發作不是什麼新點子,聖經上就有斷食控制癲癇發作的記載。一但進食又發作了,可是長期挨餓是不可能的,第一個有關生酮飲食的科學性報導,出自於1910年的法國;而美國最早的報告是由梅約診所的Wilder醫師於1921年所提出。由於生酮飲食準備上較為繁瑣,而逐漸為二十世紀後半出現的抗癲癇藥物取代;尤其是屬於脂肪酸之一的藥物帝拔癲的出現,使許多人誤以為此藥和生酮飲食有相同的作用機轉。加上飲食治療無法作雙盲試驗,被許多專家以不夠科學為由予以拋棄。直到九O年代,透過實際獲益的癲癇兒Charlie之家長的成立基金會大力鼓吹,初期不斷在美國三大電視網登廣告,後來更斥資拍攝電影“First Do No Harm”(台灣譯名:不要傷害我的小孩),加上約翰霍普金斯醫院Freeman醫師等人的努力推動,生酮飲食在癲癇治療上的角色,才得以在二十世紀結束之前重新受到肯定與重視。
高脂低碳(生酮)飲食可能成為治療糖尿病的重要手段之一。研究人員建立了多個動物模型來研究生酮飲食治療癲癇疾病的作用機制,但關於生酮飲食參與改善糖尿病的病理狀態的機制研究卻鮮少報導。研究發現生酮飲食能夠減輕體重,誘導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21產生,同時證明交感神經在生酮飲食體重減輕中發揮主要作用 。有研究報導,分別用正常飲食、高碳水化合物飲食、生酮飲食飼養大鼠,最後發現與其他組大鼠比,生酮飲食組大鼠可以保護心肌和超微結構的改變,說明生酮飲食可以預防和延緩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併發症的發生 。在這個過程中,生酮飲食可能誘導一種特殊的代謝狀態的產生,通過酮體的作用降低血糖,控制糖尿病症狀的發生。2014年朱兵等 也發現在高脂低碳飲食聯合運動的療法能夠有效減輕糖尿病模型大鼠的糖尿病症狀,改善血糖控制能力,高脂低碳飲食綜合方案具有較強的降低血糖和血脂的治療效果,且該作用可能是通過對葡萄糖激酶、丙酮酸激酶以及磷酸烯醇式丙酮酸羧激酶1的轉錄調控。總之,多項研究表明高脂低碳飲食在動物模型上的作用效果和臨床試驗的結果相似,但關於其具體的作用機制仍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